企业文化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胡文超:留在左肩的4枚钢钉

发布日期:2021-10-11   

  www.eo8z.cn中秋十大热门旅游城市,嵊州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指导员胡文超今年37岁,1米8几的大高个,加上一张痘痕未消、朝气蓬勃的脸,让他看上去像个初出茅庐的小年轻。谁也想不到,他在车水马龙的道路上,重复同一件事情已经整整14年了。

  无论严寒酷暑,每日6:30,他都会来到辖区交通最拥堵的学校门口,守护学生们安全进入校门。校门口秩序恢复正常后,他又匆匆忙忙赶到主干道路口疏导交通,等早高峰过去,正好差不多是上班时间,他才匆匆赶去单位打卡开早会,给队员们布置新一天的任务。

  同样的,胡文超的下班时间也比其他人推迟两个小时,饿着肚子是常有的事,“执勤时没有固定吃饭时间,我的胃病就是这样来的。”胡文超平淡地说,提早开工推迟收工,对每个交警来说,都已经习以为常。

  对胡文超来说,饿肚子倒不是最难以忍受的事情,早晚高峰疏导交通时,每次多做几组手势,他就忍不住揉一下左肩。在马路中央做这样的动作多少显得不够专业,所以他能忍则忍,但左肩的那4枚钢钉带来的酸胀疼痛,能让他在数九寒冬疼出细细的一层汗来。

  事情发生在2009年6月的一个晚上,胡文超在路上排查超载车辆时,被一辆涉嫌超载大货车司机推搡,左肩膀关节不幸脱臼。事后,胡文超去医院做了简单治疗,顾不上休息便照常上班了,没想到因此埋下了隐患。

  此后,他的左肩膀关节一次又一次莫名其妙地脱臼,等他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到杭州医院做了核磁共振后,才发现左肩膀关节囊严重磨损,成了习惯性脱臼,要想彻底解决,唯一的办法是用钢钉固定。就这样,胡文超的左肩膀的关节处多了4枚钢钉。

  在后来的几年里,这打着钢钉的肩膀受过很多罪。2011年的一个晚上,胡文超带队查酒驾的过程中,发现一名女司机吴某打算弃车逃跑。胡文超一个箭步追上去,把她堵在了车里。吴某见无法逃脱,突然从包里掏出一沓钱,往胡文超手里塞。

  “少给我来这一套,快把钱收起来。”见胡文超态度坚决,吴某只好硬着头皮做了酒精测试。测试结果很快出来了,吴某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80毫克/100毫升,已经构成醉酒驾驶。胡文超要带吴某去医院抽血,以便做进一步检验,吴某却借机耍起了酒疯。一会说自己“恐血”,一会污蔑民警“打人”,甚至躺倒在地撒泼耍赖。在控制吴某的过程中,胡文超的左肩被吴某用脚踢伤了。

  从那以后,胡文超彻底放弃了治好左肩的想法,只要不是太痛,他就能与那4枚钢钉“和平共处”。但是,在今年年初的疫情期间,高强度的工作和值班轮转让他又一次旧伤复发,甚至痛得连肩膀都抬不起来。“这是艰难时期,大家都在扛着,我没道理放下一切去休息。”胡文超去医院打了封闭针,随后又返回了工作岗位。

  当时打针的护士看他痛得脸皱成一团的样子,又钦佩又心疼,便拿出手机给他拍了张照。这张照片胡文超一直留着,他说,“当时全中国上下都在坚持战斗,我很骄傲自己也是其中一员。”

  春去秋来,2020年就快结束了,胡文超依旧忙碌在各条马路上,来往的人不计其数,但极少有人会注意到他,更没有人知道他的左肩膀里,住着4枚钢钉。